在四處皆是高樓矗立的城市裡,路上行人來來往往,每一個人都為了生活而打拚、忙碌著,而在這個紛擾的社會,喧鬧、吵雜本該如此,幾乎無一人能夠完完全全的靜下心來,畢竟有太多事情需要煩心,金錢、情感、家庭、工作……等因素,無不在侵蝕著每一個人的內心,這就是生活!要保有真真正正的自己,反而成了最困難的一件事了……

  在這吵雜的街道裡,有一個地方卻出奇的安靜,這處寧靜,在喧囂的城市裡並不特別,畢竟寧靜本就容易被吵雜給淹沒。

  某一棟昂昂佇立的大樓頂端,有一名女子正展開雙臂,享受著微風輕拂過全身的那種感覺。只見她整個人沐浴在陽光裡,微風將她那頭細如絲的長髮吹起,嬌小的身影似乎搖搖欲墜,顯得格格不入的是她的表情。

  照理說來,沐浴在陽光以及微風下,理應是一件十分舒爽的事情,但在女子的臉上卻察覺不到這種感覺,在她的面容上透著的是古怪的堅毅。

  隨後她睜開了雙眼,仰頭看著藍天,那一片晴朗無雲,只有一顆艷陽高高懸掛,看見了這幅景象,女子的嘴角不禁浮上了一抹很淡、很淡的笑意,「今天果真是一個好日子呢!到了最後,上天總算是待我不薄的,是吧?」她對著天空說道。

  女子站在邊緣來回游走著,遠遠望去,彷彿在尋找些什麼、又像是在期待些什麼,最後她停下腳步,看著底下那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情景,她搖了搖頭,視線調向了遠方,嘴邊揚起的不是該屬於她這年紀開朗笑靨,而是一抹教人看了會心痛的悲苦。

  「為什麼我要活得如此辛苦?」她幽幽的對著遠方說道。

  過往回憶一幕幕,正不斷侵蝕著她的身心,她開始感到有些迷網,她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如何走下去才好,因此她出現在這塊她最喜愛的地方,既可以遠眺這從小到大的城市,更可以擁有一塊寧靜且不受人打擾的空間。每每遇到任何不順遂的事情,她總會到此來尋求一個安定,因為她需要靜下心來思考、來面對種種難關,但如今的她,卻不是靜下心來就有勇氣面對任何事情了,只見她那雙已然空洞的美目正不斷地淌出淚水,一滴、兩滴的向下滑落……

  當她正深陷在痛苦的回憶無法自拔時,頂樓的大門被緩緩的拉開,女子自然是注意到了,她拭去淚水,對著進來的女子說道:「芯婷,妳終於來了!」

  「妳為什麼從醫院跑出來?妳明明知道妳的身體還很虛弱不能亂跑的,妳想讓我擔心嗎?」名喚芯婷的短髮女子急急說道。

  「妳知道我的,待在醫院只是讓我更覺得痛苦而已……」提到了醫院,她的眼底就流露出一絲悲哀。

  「可是妳的身體不適合外出啊!」芯婷著急的語氣,在在顯示了她對眼前女子的關心。

  「別擔心我,我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

  「所以妳特地找我來這,是有什麼話不能在醫院和我說的嗎?」芯婷倚靠在大門邊,和長髮女子對望著。

  長髮女子輕笑,「我只是厭倦了醫院裡的沉重氣氛,並且只是單純的想在外頭見妳一面。」

  芯婷在聽見了這句話後,明顯地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

  「我以為妳放棄了治療,不想繼續堅持了。」芯婷看著長髮女子,擔憂的道。

  長髮女子只是淡淡一笑,纖細的手腕撫上了自己的左胸,語氣流露出一絲無奈,「堅持?這兩個字對我來說太累了,倒不如讓我自己決定剩下來的日子,也總好過一直等待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降臨的希望……」

  「不要放棄好不好?只要再耐心等待一陣子,我相信!一定會有適合妳的捐贈者出現的。」

  長髮女子對於芯婷的安慰,只是搖了搖頭,「就算捐贈者出現了,也只是代表又一個生命即將逝去,就算我接受了移植手術,誰也無法保證我的生命真的能夠延續下去啊!」

  「妳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妳連賭都不賭一把就要選擇放棄?」芯婷看著眼前的女子頓時有些惱火。

  「芯婷,謝謝妳!」長髮女子看著芯婷,語氣充滿感激。

  「謝我?」芯婷看著她,有些疑惑。不知為何,總覺得眼前的她和以往不盡相同,但真要談論哪裡不同,芯婷自己也說不上來。

  「謝謝妳,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出現了,讓我感受到一絲溫暖,起碼讓我在最後的這段日子裡不那麼孤單。」

  聽見了長髮女子這麼說,芯婷眉頭緊皺,「不要跟我說這些有的沒有的,只要妳帶著希望好好的活下去,那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

  「希望……嗎?」提到希望這兩個字,長髮女子的嘴角流露了一絲苦笑,對她來說,希望這兩個字早已不具有任何意義了,尤其當她失去一切後……

  芯婷自然是察覺到了那抹苦笑,她望著眼前女子那被病魔纏身而顯得嬌弱的人影,心底不禁為她心疼著,更是回憶起兩人相識的過程……

  她和長髮女子相識的時間很短,當時的她只是晚上外出時意外發現了因為心臟絞痛而昏倒在自家門口的長髮女子,原本將女子送醫後,大可以不再擔心,豈知長髮女子並沒有任何親人可以託付,於是她便負起了照顧的責任,更因如此,她和長髮女子變成了好友。

  雖然相識的過程不那麼的特別,但在芯婷的心中,早已將長髮女子看作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哪怕長髮女子甚至未曾在她面前提過任何自身的事情,然她也不想過問,只冀望長髮女子的身子能夠康復起來,好好迎接一個新的人生。

  「不要放棄希望……」芯婷真摯地和她說著。

  長髮女子望向芯婷,對她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我欠妳太多了,我的朋友!」

  芯婷看著女子的笑容,她突然愣住了,打從兩人相識的那天起,她從未見過女子露出如此燦爛的笑容,也許這是個好的開始吧!芯婷這樣思索著,並開口和女子說:「既然知道,那就把身體照顧好,時間也晚了,妳該回醫院休息了。」

  「別擔心我,妳也回家休息吧!一直麻煩妳我也很不好意思,我還要在這兒多待一下,晚點我會自己回醫院去的。」

  「可是……」芯婷看了看長髮女子,顯然有些不放心。

  長髮女子似乎得知了芯婷的憂慮,對她擺擺手,「放心!回去吧!明天醫院見。」

  得到了長髮女子的保證與明日見面的約定後,芯婷這才稍稍放下了心,「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見!」芯婷對女子露出了一個笑容,就先行離去了。

  長髮女子看著芯婷離去的背影,口中喃喃說道:「芯婷,對不起……」

  隨後,長髮女子的視線又調往了那一片她最愛的藍天、白雲和陽光,然而痛苦的回憶再度席捲而來,她撫著隱隱作痛的左胸,呼吸顯得有些艱難。

  她強忍住身子所帶給她的不適,舉步維艱地來到了最初享受微風吹拂、陽光沐浴的位置,她的視線再度調向天空,自語道:「一個早就失去希望的人,到底還能期待什麼?」

  忽地,她的臉龐輕輕地掉下了兩行淚,但是從她的臉上卻找不出任何一絲悲傷,她只是面無表情的望著街下情景,此時的她和底下來來往往的人群正顯得格格不入。她永遠也無法像他們那樣活得自在、她永遠也無法和他們那樣擁有希望、她永遠也無法……

  為什麼?她的願望那樣渺小,只是想擁有一個生存的目標,而如此卑微的願望,老天爺卻連一點施捨也不願給?

  為此,她好恨、好恨,恨自己那對無情將她拋棄的父母、恨自己身上這副病懨懨的身軀,她就像一個被囚住的鳥兒,既無法展翅飛翔,更無法隨心所欲,她不懂!自己一直以來生存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如果這是一場考驗,那麼她受夠了、也不想再去盲目追尋未知的答案,她真正想做的是自己,而不是在醫院空等那不知什麼時候才會降臨的希望!

  隨著情緒強烈起伏,她的心臟更是疼的劇烈,她撫著左胸隱忍著。假若疼痛是唯一能夠證明自己存活意義的話,那麼就任它絞痛吧!思及此,女子苦笑著。

  生理上的疼痛是遠遠比不上心理上的,此時的她正是這種情形。身心皆已被折磨至殘破不堪的她,對她來說,這一點點的疼痛又算得上什麼?

  隨著溫暖的陽光漸漸消逝,一晃眼夜晚即將來臨,搶在那最後一抹陽光消失前,她面無表情的臉上總算出現了變化。

  生,若不能隨心所欲,那麼活著對她來說究竟還剩下什麼意義?她的面容浮上了一抹悽楚,望著底下的車水馬龍,本還有一絲猶疑不定的心,在此刻全化為了堅定,此時的她再沒有比現在還肯定自己了!

  「生,若不行由自己作主,那麼死,總可以了吧!」

  再度攀上了邊緣,她的身子在夕陽的映照下仍是那麼柔弱,展開了雙臂,再望向了她最愛的天空一眼,她說道:「再見了,這個我最愛、同時也是最恨的世界。」

  閉上眼,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縱身一躍,她的身子消失在原來的地方,她正快速的下墜中,她的嘴角揚起了笑容,她知道她終於如了自己的願!

 

 

上一篇=>楔子──域界 

下一篇=>Cheaper2──羽族皇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C 的頭像
小C

小C。瘋星球。

小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